只要发我在空间发一条哇,我倒霉了,别人就来给我头上按个罪名。我就像是一游街示众的戴着镣铐的囚犯,可我没做伤天害理的事。整天怪我,一百样说我不好,这么说我一个废人,反而觉的凌架在我头上愈加快活,愈演愈烈,不分是非是一错,恶意诽谤又是一错。我倒是要看看这群人渣的戏码能演到几时?各种恶徒以爱国和正义之名对我开枪,如果不没有法律,我的亲戚家人都要生扒活剥我的皮,何况是网上“正义之士”是要把我这千古罪人钉上碑上。我十八代祖宗也被现实的人骂过,在潜意识中我的祖坟早就给人在脑海里扒出来,历代祖先挖出来曝尸挫骨扬灰一百篇了,只因我妨碍他的甘甜美梦。好多人说,哇,你把我的事和你说,我不会像别人一样的,我能理解你,真的!结果我说完态度一转,”这是你自己的问题”别人总归是为你好,“为你好”“爱国”成为多少人的挡箭牌,所以那些爱国分子敢当街砸别人的车,敢抄起u型锁砸向同胞的头。他回去和妈妈说“我好怕”可不曾向那个车主的母亲此时已悲痛到何种境地。
所有人都希望别人能听自己的,我似乎是个异类。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,但这样别人又借机给我扣帽子,说我不服从管教,不听话,反社会,种种。我做一样事情,就有一个人跳出来嘲讽我,“让你不好好读书,让你不好好听老师话”试问你们是我吗?你们伸出手又能给我什么,帮我什么?我遇到过的境地你们想破脑袋,想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明白,我哪怕如实一五一实说出甚至都不会相信,就靠你的想法,再给我扣个叛逆,不听话的帽子,我敢说如果你是我,遇到我的这些经历,难道就一定能扭亏为盈,反败为胜?
经过这么多年,我也明白,不做出头鸟别人就不会棒打你。但我只前的错已经收不回,我现在已经过街老鼠,邻居,亲人,朋友,我众叛亲离,我想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到了今天还是不满意,要等到我化为一盒黑色的盒子才会罢休,或者有些人根本没意识到,还强硬的认为在“帮我”。我的思想,是离近叛道,我知道,因为我落到这样的环境 ,也许我在别的环境,就不会这样不得志,从小接受错误的思想和教育。在这些迂腐无比的人的压迫下,我之能看着我的光芒被周围更没有想法的人压下去,我甚至变成了变成了熟人眼中,下三滥的榜样。
榜样有很多,像之前我爸一年级甚至没考试过,我爸就在考奖曹申昊,天天压着我。但他没想过,别人家里的家境,他父母的收入,和我家的收入,他一直在外面从小补课,学各种。又说于心宇弹钢琴好,让我学学,可我家买不起钢琴,我说如果我家也买得起,也上得起课,我也能!换来是;"啦倒吧你,给你上课你也学不下去的."
我知道,也明白,那些诽谤是不会停,如果有人要骂我,我一定是躲不掉的。在这篇文章下,别人可能会说,“你就会说空话说大话”“你整天说别人不好,怎么没想想过自己哪里没做好”“你就不能改变一自己适应一下社会吗”“是你去适应社会,不是社会适应你”我看见自己好像陷入两难的境地,在我心中知道正义是什么,但是这个社会似乎要让我成为一个恶人,我站在道德洼地被从高高的断崖上吹来的阴风给刮倒了,这股子风带着腥臭的口水,往我脸上涂抹,告诉我说:在这污秽的事道,你别想独善其身”。